第一姝  632 逃脱  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书架管理 目录 存书签

    黄姨娘赶上银杏,惊魂未定的往来路看去。不知道是吃了那些药的缘故,还是跑得急了,她喘息得厉害。银杏忙扶住她:“怎么了,姨娘?”顺着她的目光看去,什么也没看到。黄姨娘此时冷静下来,回想岑姑娘的的举动,应该是认出她来了,但看她那样子,并没有打算声张。也是,她现在这样,瞒住不熟悉的人还行,岑姑娘这种朝夕相处的,很难瞒住。虽然平日处得不咸不淡的,也住一个院子里十几年了。黄姨娘暗自叹口气,十年了,才看清一个人。既然没有暴露的危险,就没有跟银杏说的必要了,既是不想让她担心,也是不想节外生枝殃及他人。摇头道:“没事。”“走吧。”此地不宜久留,带头往后门过去。她们走的路线,是穿过花园过水榭,沿着水边到达后院。那里有一个通往校场的角门。校场跟惟志院相通。那个角门离寻芳院直线距离最短,二公子现在伤着,府里没人使用校场,一路走过去几乎不会遇到人。除非运气实在糟糕。黄姨娘觉得自己是个运气还不错的人。她们这一路,除了岑姑娘,一个人也没遇到。安阳侯府的下人们懒散,能逮着机会偷懒就偷懒。主子少,偷懒被抓到的可能小。人就是这样,一次成功钻了空子,侥幸心理就会占上风。习惯一旦养成,就很难改变。角门的婆子不在,不知道躲到哪里偷懒去了,把角门交给铁将军把门。只是死物哪里有活人有用?黄姨娘四下看了看,在附近找了一块石头。“姨娘我来吧!”银杏把石头接过去,举起来朝锁扣的位置砸下去。安阳侯府的门,即使只是一个角门,也比别人家的气派。不仅是气派,还结实。锁也结实。“邦邦”砸下去,有些松动,但还是没砸开。似乎总差那么一点,但是再砸一下还是差一点。看门的婆子听到声音过来了,之前砸门的声音太大,把不知道躲哪偷懒的人给惊动了。人还没有走近,但能看到一片褐色的衣角,在远处的花树之间时隐时现。“我来”,黄姨娘急了。搬了一块更大的石头,让银杏让开,狠狠地砸上去。“哗啦”一声,应声而开。黄姨娘拉开门,“快走。”婆子转过花树,也看到有人砸锁,砸锁的人还是府里犯错的姨娘。高声叫喊着快跑几步,转眼就追了上来。黄姨娘看了一眼校场里,空旷而死寂,并没有人来接应。没有失望从心底涌出,只有落寞的心声告诉自己,果然如此。她的人生中从来没有拯救苍生的神灵,每一次她以为能脱离苦海的时候,等待她的总是更深不见底的深渊。黄姨娘估算了一下路程,从主院的角门跑到惟志院的角门,她能不能跑赢?跑应该能走脱,可惟志院那边是什么情况?那边会不会给她开门,或者说是留门更恰当。她不能孤注一掷。孤注一掷的赌徒行径一次就够了,之前她在廖峎身上投注,差点命都搭上。哦,不是差点,是马上就搭上了。时辰回到稍早,惟志院,袁明珠正修书一封,让人送去汉阳公主府。顾重阳要出去办差,一路上如何跟沿途官员交流,到了宣府镇如何下榻,如何跟同僚和下属来往?什么人的礼品能收,收什么规格的礼品不算出格,要回什么礼品?她需要一个老成持重,又懂得官场规矩的人帮衬。侯府有懂这些的人,但是他们不放心用。每到此时,袁明珠都想骂顾舟是狗东西。真不明白他折腾这么多年,也没折腾出什么花样来,还差点把自己能做主的侯府折腾成看人脸色的附庸。人手没了人手,权利没了权利,感情没了感情,到头来健康都没了,哪头都

如果阅读模式章节不完整,请退出阅读模式阅读完整章节内容。


共2页,现第1页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目录
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