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后才知顾总暗恋我  番外六  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书架管理 目录 存书签

    “喂,老顾,在忙吗?”

    顾淮云:“什么事,说。”

    游斯宾吐了一口气,“这段时间你和子芮有联系吗?”

    虽然说起来有点可笑,但他前妻的事,他想了一圈,最终想到的人还是他的好兄弟。

    “子芮?没怎么联系。”

    听到顾淮云的回答,游斯宾感到失落,但又有一点微微的欣慰。

    虽然她和他断了来往,但也没和顾淮云联系。他竟然从这样的角缝中去寻得一点心理安慰。

    顾淮云很快又说道,“陶然好像一直都在跟子芮保持联系,前天晚上我看她们还在微信上聊天。有事?”

    游斯宾突然哑了,“没有,能有什么事,随便问问。”

    刚离婚那会儿,他很硬气地将离婚证拍给他们看,还高调宣布自己自由了,这会儿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还偷偷尾随到前妻公司来看她,那他这脸面是怎么捡都捡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顾淮云倒是没有深究,“没事,我先挂了,还在忙。”

    结束通话,游斯宾脑海里一直萦绕着杨子芮的影子,怎么都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启动小车后,掉头,转了个方向,却是向企鹅服装厂开去。

    没办法,说他贱也好,说他没骨气也罢,如果不把这件事弄清楚,他怕是会寝食难安。

    还好,陶然知道他来的目的后,倒是没有嘲笑他,也没有任何异样的表情,唯一令他失望的是,这两个月陶然也没有和杨子芮见过面。如顾淮云说的,两人只用文字的方式在微信上聊过几次。

    “我和翘翘一直约她出来玩,但她总说没时间,等空闲了再说。”陶然抱着保温杯取暖,“我觉得应该是你们离婚的事对她打击太大,不然以前约她的时候一约一个准。”

    游斯宾的头脑有点混乱,他有点找不准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离婚的事对她打击太大?这事怎么想怎么不可能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呢?

    没要到他想知道的,游斯宾起身要走。陶然一直好奇两人离婚的原因,她也为两人的婚姻惋惜,但木已成舟,现在说什么都为时已晚,说什么都像是在游斯宾的伤口上撒盐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子芮前一段时间问过我,说什么知不知道有什么方法能治药物的副作用。”

    游斯宾瞪大了眼,“药物?什么药物?她生病了?”

    陶然被对方的反应吓到,搓着保温杯连忙说道,“我问过她,她说不是她,是替家里人问的。”

    杨子芮在骗她。

    游斯宾确定了这一点,却没说,只匆匆道别,“我知道了,谢谢。”

    临走前,陶然事儿妈一样多嘴了一句,“我觉得子芮心里还是有你的,如果你还关心她,做事隐秘一点,别天天上八卦新闻。”

    说完,陶然又感觉自己好像管太多了,往回捞,“就……看那些照片,谁看了都不会好受的,是吧,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游斯宾脸色微变,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“你还敢来?”杨子秋一见到游斯宾,一手抓着他的衣领,一手抡起拳头。

    杨德言见状,立即喝止,“子秋!”

    杨子秋替自己妹妹打抱不平,所有的绅士教养都抛到九霄云外去,“爸,对这种人渣我们

如果阅读模式章节不完整,请退出阅读模式阅读完整章节内容。


共6页,现第1页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目录
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