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从狼堡开始  第260章 顿涅茨克矿工  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书架管理 目录 存书签

    人走茶凉的道理,在哪国都是通行的。
    比如最近的灯塔国,懂王都被弹劾两次了。大统领在任期内被这般对待,在灯塔国两百多年的建国史里,也算是头一遭。
    不过,这句话用在克林斯曼身上,倒是不怎么合适。
    拜仁招揽克林斯曼,在很早之前,就已经被外界认为是一个错误的选择。
    金色轰炸机加盟球队仅仅八天,就成为媒体炮轰的对象。
    《图片报》当时用了“上帝用七天创造世界,克林斯曼用八天‘毁灭’拜仁”这样的标题,第一个旗帜鲜明的举起了倒“克”的大旗。
    直到这一次,《图片报》转用了范博梅尔脱口而出的那句“天亮了”,彻底将克林斯曼送走。
    不过,这似乎也怪不得媒体。少了足协教练培训班里的高材生同学勒夫,克林斯曼连一套清晰的战术意图都无法灌输给麾下的球员。
    为了展现自己的权威,克林斯曼除了搞搞轮换,就是将自己扶起来的外籍队长范博梅尔摁在了板凳上,来个杀鸡儆猴。
    这样如何能够服众?荷兰人成为球队中第一个反水的。
    能够在拜仁待到这个点才被解雇,鲁梅尼格对克林斯曼的确是真爱了。
    经历了中途换帅,拜仁这边估计还要闹哄哄的热闹一阵子。
    毕竟,这可是绿茵好莱坞。
    哪怕是平日里,拜仁训练场的附近,都会日常蹲点五到十个记者。至于现在,更不用说了,每天都有超过三十家媒体像赶集一样追过去,希望能撬点大新闻出来。
    要是有谁能再出来一个句“天亮了”这样的金句,当值记者升职加薪,迎娶白富美,走上人生巅峰,通通都不是问题。
    相比较而言,沃尔夫斯堡这边就冷清多了。除了沃尔夫斯堡本土的媒体,很少有媒体会想起来跟踪报道新晋德甲冠军的。
    毕竟只是一座12万人的小城,就算每家一份报纸,也搞不出来什么花头来。
    直到礼拜二的下午,顿涅茨克矿工全队来到这座小城,周围的记者才慢慢多了起来。
    顿涅茨克矿工,是一支成立于1936年的乌克兰球队。
    在球队诞生的20世纪,这支球队籍籍无名。
    直到球队的前任主席亚历山大.布拉金在一场比赛中,连同他的6个保镖一同遭遇炸弹袭击身亡。
    作为他的助手和教子,管理起麾下鞑靼帮派的黑手套,雷纳托.阿克梅托夫全盘接受了布拉金留下的金融帝国,以及顿涅茨克矿工球队主席一职,这支球队才变得有竞争力起来。
    话说布拉金的案件至今都没有侦破。笔者忍不住重温了一遍《卑劣的街头》。
    好吧。
    不说这些捕风捉影的东西了,只谈足球。
    阿克梅托夫是乌克兰的首富,也是一名球迷。
    在他接手之后,顿涅茨克矿工拿到了球队成立以来的第一座联赛冠军。
    只是在阿克梅托夫看来,这显然不够。
    2004年,阿克梅托夫为顿涅茨克矿工找到了一名新的舵手,罗马尼亚名帅米尔恰.卢塞斯库。
    金钱、时间,以及自由度,阿克梅托夫给了卢塞斯库一个主教练梦寐以求的所有,成功将罗马尼亚人从土耳其撬回了乌克兰。
    卢塞斯库从年轻时候就对巴西充满了好感。
    这起源于卢塞斯库还是一个球员的时候。
    1970年,卢塞斯库作为罗马尼亚国家队的队长,有过一次造访巴西进行友谊赛拉练的赛程,这其中包括弗鲁米嫩塞。
    彼时,弗鲁米嫩

如果阅读模式章节不完整,请退出阅读模式阅读完整章节内容。


共2页,现第1页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目录

搜索